当前位置:KK书库>书库>科幻网游>苍穹决战> 95、生日

95、生日

    今天是景将军60岁的生日,景将军的生日宴在阳公湖畔的阳公湖酒家里举行。
    阳公湖酒家奢华的装饰上新添了彩旗、彩灯,一个大的金色的寿字张贴在服务台的后墙上,一进门就能看见,祝福的屏风摆放在酒店的大门口,上写着“祝贺景之强将军六十大寿”,前来祝贺的人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景将军动用了将军府里的管家、丫鬟和家丁等十几个人,穿着醒目的服装在酒店门口迎接。前来参加生日宴送礼的人不少,收到的礼品把进入酒店的道路两旁都堆成了山。
    景中花向恒教授请了一天的假,专门参加父亲的生日宴会。不过,她对于父亲这种假借生日的名义收取礼品、钱财,颇有不满,但又无法劝说父亲,她今天之所以前来参加是无法推脱父亲的再三要求。
    景中花到了阳公湖酒家时已经接近中午,快到生日宴开始的时候,她对将军府的人笑脸迎客,忙着收礼不屑一顾,扬起头不闻不问,也不想打招呼,迈着大步地直接走进了酒店。
    景中花进入大厅里已经是宾客满朋,上百张餐桌的四周已经坐满了客人,大厅播放着悠扬的歌曲,客人们围坐在大圆桌边在窃窃私语。景中花一路过来见到许多的熟悉的客人,他们都热情地向她打招呼,她机械地点头算是应答。
    景中花在大厅里东张西望,希望能够找到一个空座位坐下。
    “小花,到我们这里坐,我们这里有空位子。”招呼景中花的是贺司令员的妻子柳梅,她的个子与景中花一般高,五十多岁的人了,保养得很好,不胖不瘦,配上身穿蓝色的绣花旗袍,把丰腴身子包裹得恰到好处,显得雍容富贵。最引人注目的是柳梅长圆脸上长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她说话时,眼睛好像也在说话。
    柳梅站起来走到景中花的面前,十分亲热地拉着她的手,说:
    “正好,我那里有一个空位子。许久没见妹子了,你越长越漂亮了……走,陪阿姨说说话。”
    景中花无法拒绝,被柳梅强拉着往她的座位上去坐,她看到在她的身边有一位帅小伙,虽然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但也算得上是一个奶油小生,圆脸,大眼,中等个子,身着一身黑色西服,看上去文质彬彬的。
    柳梅阿姨给景中花介绍,说:“这是我的儿子贺德全。”
    贺德全站起来伸出手与景中花握手,两位年轻人坐下之后,景中花主动地问贺德全:
    “你在政府部门工作吧?”
    “嗯。”贺德全点头说道。
    柳梅阿姨见儿子腼腆,她主动介绍儿子的情况:“德全在国家工商局上班,现为稽查处副科长。”
    “混得不错嘛。”景中花谬赞了一句。
    “嗯。”贺德全点头回了一句。
    两位年轻人开始沉默,不说话了,柳梅害怕冷场了,她问:
    “小花,你还记不记得,你三岁生日时与德全一起玩的情景?”
    景中花摇头:“不记得了。”
    “我记得那天是你的生日,”柳梅阿姨回忆说,“我们到你们家里祝贺,吃了午饭之后,你们两个偷偷地跑到鱼池边,当时你嚷着非要德全哥哥给捉池里的锦鲤玩,你的德全哥哥没有办法,只好下到池子里帮你捉鱼。你们把整个花园中的浅鱼池搞得天翻地覆的。鱼没抓着,你们两个搞得浑身湿透了,满身污泥,被大人臭骂了一顿,据说后来那池子里的名贵锦鲤被你们折腾得死了好几条。德全被我罚抄写作业。”
    景中花想了想,说:“哦,这事好像我已经不记得了。”
    这时,生日宴会开始了,大家开始关注大厅内临时搭建的舞台,在台上,主持人宣布景之强将军的生日宴会开始,随着生日歌曲的唱响,景将军身着威严的将军服手挽着身穿大红色绣花旗袍的艾媛出现在舞台上。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景将军笑容满面地向在场的来宾鞠躬道谢,接着他向大家宣布:
    “今天是我60岁的生日,也是我是我和艾媛小姐订婚的日子,感谢大家光临!!”
    乐队奏起了欢快的乐曲,接着主持人请礼仪小姐上场,双手端着托盘,将托盘递在景将军面前,景将军将托盘上的一个精致盒子打开,取出一枚钻石戒指戴到了艾媛小姐右手的中指上,订婚仪式完成了,景将军手挽着艾媛小姐满脸幸福地走下舞台。
    在主持人的主持下,紧随着音乐的再度响起,舞台上开始了歌舞表演。台下的各位来宾开始了午宴。来宾们在杯觥交错中,相互祝福干杯其乐融融。
    景中花后悔跟柳梅阿姨在一桌就餐,贺德全与景中花坐在一起显得很拘谨,贺德全只顾低头吃菜,很少说话,偶尔冒出一句话就是“嗯”或者“嗯,嗯”。柳梅阿姨无话找话说,还不时地往景中花的碗里夹菜,搞得景中花十分尴尬,今天是父亲的生日,她不好发小姐脾气,只能强装笑脸应酬着。
    景中花不愿意看贺德全的尴尬样,她很不自在地扭头朝餐桌的另一个方向,不经意地往大厅的中间留出的过道瞥了一眼,她的脑袋突然闪现往大厅中央走的一个服务员很可疑,所穿的衣服很不合适,显得很别扭,她借助透视眼发现他手里提的礼品袋里装的是一颗定时炸弹,让她大吃一惊。
    景中花从小被父亲带到军械库里,她认识不少武器装备,定时炸弹她一眼能够认出。她见那个可疑的服务员假装在餐柜里找餐具,把“礼品袋”放到了餐柜里,关上柜门就匆忙地走开了。
    为了不惊动各位嘉宾,景中花借故上洗手间,走过去把那个“礼品袋”提了出来,拿在手里急匆匆地往外走,她在大门口碰见了恒教授,于是她急忙对恒教授低声说:
    “有人在酒店里放了炸弹,他们想搞破坏。目前我只发现了一枚,不知道酒店里还有没有炸弹。”
    恒教授见景中花手里提的确实是一枚定时炸弹,她催促道:
    “你赶紧把这枚炸弹处理了,我到酒店里面检查,看是否还有炸弹。”
    “嗯。”景中花点头答应,她抱着“礼品袋”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阳公湖酒家》对面的湖心岛上狂奔。在门口守着礼品的吴妈,看见景小姐冲出了湖边的围栏,以为景小姐要跳河,吓得说不出话来,当她看见景小姐在湖面上如履平地,很轻松地在湖面上蜻蜓点水般地飞奔而过,悬在心里的那块石头落地了,景小姐最后消失在没人居住的湖心岛的丛林里。
    不久,她见景小姐返回湖面时,湖心岛上一声巨响,惊动了岛上的小鸟往天上乱窜,爆炸处的树木、砂石被炸得飞上了天。景中花走到吴妈的面前时,已经累得不行了,一下子坐到了地上,恒教授听到了爆炸声音急忙跑了出来,看见景中花瘫坐在地上,赶紧将她扶起来。
    景中花高兴地流出了眼泪说:“我终于能在湖上行走了,不落入水里了,我成超人了,我成功了。”
    恒教授用手轻轻地给景中花擦眼泪,说:“你是我实验中最接近成功的超人,希望你继续努力。”
    景将军从恒教授的口中已经知道了有人在搞破坏,在酒店里安放了定时炸弹,他闻声也来到了大门口,见恒教授搂着女儿,他关心地问:
    “你没事吧?”
    景中花摇头表示没事。
    景将军骂道:“哪个王八蛋吃了豹子胆,敢在我眼皮底下搞恐怖活动。”
    吴妈给景中花端了一把椅子让她坐下,恒教授见景中花已经缓过气来,她担心酒店里还有一些地方还没仔细检查过,于是她返回酒店,在大厅,恒教授装着若无其事地在寻找东西,实际上她启用了她的透视眼对整个大厅挨个地扫描。
    景将军害怕黑衣人再来捣乱,他立刻通知了他的卫队迅速将酒店实行了警戒,任何外人想进出酒店都要遭到盘查,同时一律不准陌生人入酒店。
    景中花坐在大门口的椅子上,半闭着眼睛休息,她突然发现了那个放炸弹的服务员,正在湖边的小路上行走,她不顾一切的快步追了过去,嘴里喊着:“站住!”
    服务员见状拔腿就跑,他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他逃进了一条小巷子消失了,景中花警惕地在小巷子里搜索着,她在小巷的尽头终于发现了服务员,正准备追击,没有提防有人在她的身后对她的大脑狠狠地一击,顿时将她打晕了。
    袭击景中花的人是张维星,今天他准备在阳公湖酒家制造一次大爆炸,却不料被景中花搅黄了。他此次行动是对恒教授再一次地破坏了他策划的基因病毒案一次报复,看到酒店戒严了,他知道他的行动又一次失败了。
    不过,张维星心有不甘,他在暗中观察,发现了景中花,他心中又冒出了另外一个邪念:
    他想利用景中花做人质,要挟恒教授,让恒教授进入他设下的埋伏,达到一举消灭恒教授的目的。
    他知道恒教授一日不除,他利用基因病毒毁灭真国人的计划永远难以实现,他无法向蒙国交差,他就不会有出头之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