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KK书库>书库>科幻网游>苍穹决战> 159、临危上任

159、临危上任

    特尔赛特首一直处在昏迷状态,生命垂危,曼斯特医院在竭力抢救,魏新宇要求医院不惜一切代价救活特尔赛特首,真国的国立医院著名的脑专家刘元兴也火速赶到,加入对特尔赛主席的抢救行列。
    这边特尔赛特首还在医院抢救,蒙国经济特区各州、市、县区像是有预谋的似的大量的失业人员、兵工厂的工人等聚集在一起上街游行,他们打的口号是:“我们需要工作,我们需要工资!”
    有的工厂的工人、商场的服务员、机场的员工等在不明人员的煽动下,也纷纷相应,开始罢工,要求增加工资,改善福利待遇。
    蒙城上街游行的规模最大,人数最多,迪特、蒙迪斯兵工厂十几万工人走向大街,浩浩荡荡地开向蒙城市国际会议中心的广场上,向市政府示威。
    一时间,整个蒙国经济特区乱了。由于特尔赛特首一直处在昏迷状态,蒙国特区政府群龙无首,在这关键时刻,魏新宇火速任命真国的生物研究所恒丽雅教授为蒙国经济特区的临时特首。
    魏新宇这个任命的确让人感到意外,一个搞科研的专家居然被派到蒙国特区当特首来了,而且是从真国那边派来的,特尔赛特首都无法搞定蒙国人,恒丽雅一个女人,是外乡人,又是搞科研的,隔行如隔山,一定是地星国政府无人可派了,就是没人愿意当这个特首,趟这趟浑水,这下有好戏看了。
    作为在真国省当高官的王守仁搞不懂魏新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恒丽雅在真国生物研究所干的好好的,突然把她调动风口浪尖的蒙国特区当特首,这不有意让恒丽雅难堪吗?他觉得魏新宇一定有他的用意,在电话中魏新宇说的含含糊糊的,他急忙坐飞机赶到了曼斯特城,在地星国联盟大厦的主席办公室里,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门见山地问:
    “蒙国特区是地星球重要的区域,你派恒丽雅去当特首,是不是太草率了。”
    魏新宇一边给王守仁沏茶,一边回答:
    “恒丽雅的能力你应该知道,让她当个蒙国特区特首是大材小用了。”
    王守仁提醒道:“那可是蒙国,是虎狼窝。她现在是去治乱,不是去搞建设。”
    魏新宇把沏好的茶的茶杯递给王守仁,说:“我就是派她去治乱的,除了她,别的人不行。”
    王守仁疑惑地问:“为什么?”
    魏新宇坐下来回答:“她是生物专家呀。”
    王守仁好像明白魏新宇说的话了:“难道蒙国特区又出现了基因病毒?”
    “现在还不能完全断定是人为的。”魏新宇说,“从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蒙国特区这次的游行示威有幕后操纵者,在示威人群中,有暴力趋向的人居多。从医院救治的病人中所反映的情况看得了躁狂症的病人居多,据说这种病与遗传基因有关,我不相信蒙国有这么多的人所患的躁狂症都与遗传有关。这些躁狂症示威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暴乱”
    王守仁摇头,说:“你有点危言耸听了,游行示威在蒙国很正常,不会上升到暴力行为。”
    魏新宇摆手,说:“我不是危言耸听,我这里有数据资料。”他说着,走到办公室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叠资料,他翻开一页,念了起来:
    “这是各大医院报上来的数据,近一个月,蒙国特区内,各大医院人满为患,有几乎一半的人,出现发狂、控制不住、情绪特别激烈、大喊大叫、举止很疯狂,有狂热的暴力趋向自己不能控制等症状,蒙国的精神病医院已经人满为患了,病因一直无法查清究竟是什么原因突然出现这么多的躁狂症患者。”
    王守仁不以为然:“这是季节病,就像风寒感冒一样,过一阵子就好了。”
    “开始我也是这样想。”魏新宇点头说,“但是,自从特尔赛特首被打晕之后,结合在蒙国抓获的投毒者,以及恒丽雅对毒药分析的资料表明,我改变了想法,我认为此次蒙国特区的游行示威,是有预谋的,它有可能转化为暴力行为,是有人开始对我们地星球人进行了基因战。”
    王守仁喝了一口茶,想了想说:“基因战?谁那么歹毒?这是要毁灭地星球人类。目前除了天庭有这个手段外,地星球还未达到那样的科技水平。”
    “我们不管是谁制造的这次基因战,我们都要想办法制止。”魏新宇很坚定地说,“蒙国特区是重灾区,蒙城是最严重的城市,他们的示威游行有可能会爆发暴乱,我们必须查明原因,查出病因,对症下药。由于蒙国人排外思想在脑子里根深蒂固,把恒丽雅当作生物教授派遣到蒙国特区搞基因调查,肯定没人接受,被拒之门外。目前我们的基因研究是保密的,与对方展开基因战不可能对外公开,只能暗中进行,这就是我派恒丽雅到蒙国特区当临时特首的原因。”
    恒丽雅被派遣到蒙国特区当临时特首,蒙国特区绝大多数议员都不会答应,她第一次在蒙国的议会大楼与议员们会面,就遭受了许多议员的指责。改革署约翰·斯特朗署长第一个站出来公开指着恒特首的鼻子骂道:
    “你是真国人,请你滚回真国去!没资格到我们蒙国特区当特首。”
    恒丽雅坐在特首的位置上,不温不火地问:“请问你的父母是哪里人?”
    约翰·斯特朗署长回答不出来,含糊地回答:“我,我反正在蒙国出生。”
    “哈哈哈,”恒丽雅大笑着,“我替你回答:你父母是火星人,你应该滚回火星去。”
    约翰·斯特朗署长脸囧的没法反驳。
    暗地里,不知谁喊了一句:“我们的特首必须经过大多数议员选举才能当选。”
    约翰·斯特朗署长听到这句话,算是给他解围了,他补充说:“对,你没有经过议会选举,你没有资格当这特首。”
    恒丽雅反驳道:“你们忘了?地星国主席有权在蒙国特区特首没法履行职责的情况下,可以不通过蒙国特区议会程序,直接任命新的特首。这项协议,你们议会所有议员都签字通过了的,难道在座的都得了健忘症?”
    一位议员说:“我们的特首没有死,他只是在住院治疗。”
    恒丽雅告诉大家:“我可以告诉大家,我是临时特首。只是在你们的特首住院期间,不能履行职责的情况下,我来你们这里当一个临时特首。”
    另一位议员嚷道:“我们不需要临时的特首,在特尔赛特首住院期间,有我们替他顶着。”
    恒丽雅站起来了,她眼睛环视了一周,指着在座的议员说:“他说的是真的吗?特区各大城市已经动乱了一个星期了,没见你们那位议员出面制止,你们都哑巴了?当缩头乌龟了,有能耐到动乱现场,别让警察顶着,在这里耍嘴皮子。”
    刚才还闹哄哄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
    恒丽雅接着说:“我是为蒙国特区动乱而来,不是来跟你们耍嘴皮子的,也不是想跟你们争夺特首的位置。我在这里召开议会,就是想听听在座的各位,对制止这次的动乱有什么高见。”
    约翰·斯特朗署长抢先发言:“高见就是,特区政府把拖欠兵工厂工人工资发了,动乱就平息了。”
    “没你说的那么简单。”一位议员反驳道,“这次参加游行示威的不止是兵工厂的工人,各行各业的都有,政府有那么多的钱发吗?”
    公安署署长说:“我们对这次示威游行太软弱了,警察不敢开枪,一味退让,让暴乱分子有机可乘。”
    监察署署长反对:“警察的职责是对付坏人,人民有上街游行向政府申述的权力,绝不能对游行示威者使用暴力。”
    议员们在警察对待示威游行使用武器上又开始了喋喋不休的争论,议会大厅又开始闹哄哄的,恒丽雅只好站起来大声制止。当会议厅安静下来时,她问:
    “你们就没有发现这次的游行示威者与以往有何不同?”
    整个会议大厅安静得连呼吸都听得见,突然卫生署署长的发言引起了恒丽雅的注意,他说:
    “各地医院近期收治躁狂症的病人较多,蒙国的精神病医院已经人满为患,各大医院一直找不到医治的良药。据说,是有人在自来水投毒,投毒者已经死亡,医生怀疑自来水有问题,现在仍然查不出原因。”
    “不可能,”一位官员摇头说,“我们也是吃自来水厂的水,为什么没事?”
    卫生署署长提醒:“你忘了?我们给各政府部门颁发了一个小册子,我们在上面都印着警告大家不要直接饮用自来水,需用过滤器过滤一道才使用。我们还向大家推荐一款过滤器,所以在座的没有得躁狂症。”
    恒丽雅问:“你们的小册子为什么不向社会宣传?”
    卫生署署长回答:“因为躁狂症的病因没法查实,我们害怕小册子散发出去会引起社会恐慌。”
    恒丽雅点头认可,说:“自来水厂的水值得怀疑,请公安署的派警察加强对自来水厂的保护,不准不相干的人员进出自来水厂。”
    公安署点头表示说:“行。”
    恒丽雅在会上严肃地说:“根据蒙国特区游行示威所造成的动乱,需要要重新修订《特区公安条例》,凡举行30人以上的集体示威游行必须事先向政府部门申请,得到政府批复后才能进行,否则将视为违法,警察有权实施驱散或者抓捕,望大家给予支持。”
    恒丽雅的倡议得到了大多数议员的支持,并很快通过了重新修订的《特区公安条例》,并决定即日公布起实施。
    散会之后,恒丽雅本以为今天的议会将是一场混乱的,吵闹的会议,比她想象的要好得多。她想:【难道是那个过滤器起了作用?它医治了议员们的躁狂症。】
    不过,恒丽雅感觉天庭的基因武器不能那么简单就给破了,要不地星球人类的大脑不会被锁死,至今都没法打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