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KK书库>书库>都市女生>华年时代> 第三百一十八章 生活就是不断被锤的过程

第三百一十八章 生活就是不断被锤的过程

    黄明在水田里栽秧,母亲不在,只他父亲推着一辆木制鸡公车过来。
    手推车上放在早已经被切成方块的秧苗,看起来像是一块块绿色的面包,又像一块块裁下来的草皮。
    原来,种水稻并不是直接把谷子撒水田里去就行。一般的稻谷撒在田里是能发芽,但却结出来的谷子却是空壳,你需要去专门的农资部门买种子。回来之后,先要弄一块地搭上塑料薄膜小棚儿保温育种,育种的时候还得撒化肥。
    现在村里的人用的都是陈新家的复合肥,在以前则用的是尿素,再推前几十年,则用的是人畜粪便。
    在艰苦的年代,人畜粪便也是稀缺物,实在找不到,只能用草木灰代替。
    秧苗在田里育上一段时间,待到发芽长叶,长到一巴掌长左右的就是可以分苗插秧了。
    宋轻云:“老黄,黄明,栽秧呢?”
    老黄不说话,只一脸忧虑地朝宋轻云摇了摇头。
    水田中的黄明则是理也不理,只埋头干活。
    太阳有点毒,他额上的汗水一滴滴落进水田里,激起片片涟漪,有青蛙被惊动,跃出水面。
    这还是宋轻云第一次看人插秧子,一看,就大感新鲜,也发现这活儿和自己想象中不太一样。
    他原本以为栽秧这活挺简单的,不就是把秧子朝淤泥插就是了。现在一看,顿觉大开眼界。
    只见黄明竟然倒着走的,他撅着屁股,每插一根秧子,就朝后退上一步。
    这道理也简单,如果朝前栽,那不是要踩到已经栽好的苗?
    宋轻云:“黄明,昨天晚上关丽回来过?”
    黄明不理,依旧干活。
    倒是老黄忙道:“宋书记你别问了,二娃心情不好。”
    宋轻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朋友,旁边,老白却叫道:“黄明,你是黄明,听说你停能打的。这次抓捕犯罪分子,一个人就拿下了两个歹徒?”
    宋轻云:“其中一个是孩子,不算是两个人。”
    “那也挺不错的,以前在部队练过。对了,我听人说你们练过捕俘拳,挺实用的,借鉴了许多格斗和散打的技巧。但是……不像啊!”老白看了看黄明的模样,脸上有点疑惑:“看你身材,长颈、宽肩、蜂腰,大长腿,这种体形不适合格斗的。”
    格斗家的体形比较特殊,简单说起来就是粗脖子粗腰大肚楠,长成一个水桶模样最好。就拿白马来说吧,他虽然年纪大,可依旧雄壮。特别是脖子……那就没有脖子,直接一颗脑袋座在肩上。对方想要锁喉都无处下手/。
    黄二娃的体形健美是健美了,却只能看看,真上擂台还真不经打。
    黄明终于抬头看了看老白,神色枯槁,面容呆滞,接着又埋了下去,继续干活。
    白马:“黄明,要不我们切磋一下,你看,我来你们村也不容易,机会难得。”
    他一连喊了好几声,黄明只当他是空气。
    此刻的黄二娃心中悲伤,哪里有和人动手的心思。
    白马嗜武成狂,如何肯放过这么一个对手,见黄明不肯,心中一动,便用语言撩拨:“黄明,不就是离婚而已,至于这样如丧考比?女人又有什么意思,没有女人咱们男人的日子不知道过得多舒服。你看我单身了一辈子,就很幸福。”
    宋轻云感到一丝不妙:“白老师请您别说了。”
    白马:“我认为这爱情还有婚姻吧,就是两个人互相喜欢然后在一起,不喜欢了,那就分呗,多大点事?”
    宋轻云大惊:“白老师,话可不能这么说。婚姻中的夫妻二人还得承担起自己对家庭的责任吧,父母的赡养,孩子的教育,劝人分手太混帐。”
    白马打了一辈子光棍,对于婚姻和家庭一无所知,偏偏他带了几十年学生,养成好为人师的恶习,说话也不讲究。听到宋轻云反驳,顿时恼了,喝道:“难道我说得不对?男女之间什么最重要,那就是爱情,不爱了就得分开。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强扭在一起有意义吗?而且,黄明这事是他老婆先背叛了他,一个男人最屈辱的事情是什么,是自己的女人出轨,反正我是忍不了。”
    宋轻云汗水都下来了:“白老师,你能不能别说了。”
    突然,黄明把手中的秧子朝水中一扔,转头一脸戾气地看着白马:“你说什么?”
    白马捏起拳头朝自己的脸锤了锤,挑衅:“来,打我。”
    宋轻云:“你们……你们都是神经病吗……”
    黄明怒吼一声跳上田埂,拳头如雨点一样地朝白马打去。
    却不想,那如暴风骤雨一样的拳头都落了空。
    白马也没有做任何大的动作,只在这电光石火的瞬间,把脑袋左右转动,轻易地就躲过了黄明这一连串的组合拳。
    “你不行啊,动作慢,脚步乱,基本功一点没有。别人吹得你好厉害的样子,其实也就这样。”白马意兴阑珊,突然一拳挥出,正中黄明的胸口。
    蓬一声,好响亮。
    黄明整个身体就飞了出去,直接落到稻田中,一屁股坐在淤泥里。
    宋轻云和老黄都呆住了。
    黄明也呆住了,大吼一声跳起来:“我怎么到田里来了,姓白的,我要整死你!”
    刚跃起,他神色突然一黯,喃喃道:“我打赢了你又怎么样,又怎么样?哎……算了,别打搅我干活。”
    又蹲下去继续栽秧。
    宋轻云摸了摸额头:“这红石村真是邪性,所有人都是神经病。”
    秧子插得很快,身前,好象有一片绿色的毯子铺开。
    水中,有蓝天和白云的倒影。
    黄明感觉自己的心都麻木了,他突然想起以前宋轻云跑自己家来和自己挤一张床的时候。
    宋轻云拿着一本书看到半夜。
    书里面有一段话说得不错。
    “生活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黄明今年三十一岁,他感觉自己被狠狠锤了一记,锤得浑身麻木,就连思想和情感亦是如此。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