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KK书库>书库>都市女生>华年时代> 第三百一十九章 抓阄

第三百一十九章 抓阄

    甲方爸爸的第一期工程很快验收合格。
    最近几天,老杜不停陪同老专家他们吃饭喝酒,整日喝得醉醺醺的。有一次甚至喝道烂醉如泥。气得罗南都不肯搭理,让他睡了沙发。
    罗南说起这事很气恼,道,昨天晚上老杜又醉了,又被我扶回家。刚到院门口,他竟然吐了一地。院门的钥匙都是放他包里的,当时包就掉地上去了,天又黑。我没办法,就伸手去那拿,竟然……竟然抓了一手……
    她是个女文青,爱干净,说到这事惊得修长的脖子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宋轻云哭笑不得,说老杜你这是做什么呀,有必要和人拼酒吗?
    这个项目说穿了就是农大的实习基地,企业之所以愿意投钱主要是想借白教授的技术力量为他们培育新品种。工程质量如何,不但关系到这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投资,甚至还关系到公司对未来种苗市场的占有率,那就不是几百万上千万的事儿,不能开玩笑。
    活儿干得好,你就算不搭理验收小组,甚至指着他们的鼻子骂娘都可以;活儿干得不好,你就算喊他们亲爹也没用。
    时代不同了,不是你陪他们吃饱喝好就行的。真有质量问题,人家也没胆子验收。
    杜里美道,结个善缘总是好的。
    他们那代人都有点迷信人脉的作用,其实已经有点落后于时代了。
    一期工程验收结束,接下来就是各项网络、管道、保温、降温设备铺设,这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农时已经不等人了,葡萄扦插必须马上开始。
    葡萄扦插一般都是选在三四月份不冷不热的月份,早了天气冷,葡萄藤不发芽;迟了,天气热,水分散发快,成活率够戗。
    很快,白教授就联系上村两委,说他们选择的葡萄藤已经开始启运,让村里做好准备。
    万里长征终于走到最后一步,村干部和宋轻云都非常振奋。
    但这个时候却出了一个问题,白马选择的葡萄品种都是市场上再新行情最好的,简单说来,就是能卖出好价钱的。但是各品种的产量和最后产生的利润却各不相同,而且,各品种的抗旱、防虫能力也不相同。
    各家种什么葡萄都有说道。
    不能村两委安排张三家今年种香奈儿,等到明年或者后年挂果,这种葡萄的价格一落千丈,或者产量不高;而村两委则安排李四家种的贵人香长得又大又甜,市场行情也好。
    到时候,张三会不会来找村干部扯皮呢?
    刘永华的意思是要不先让贫困户先选,他们选完之后,再轮到普通的集体合作社社员,最后才是村组干部。
    陈建国却道还是不好,你让他们选,将来如果出了纰漏,人家还得找干部麻烦。
    宋轻云心中奇怪,说,自己选的葡萄,就算再难吃含着眼泪也要吞下去,又关村两委什么事?
    陈建国道,宋书记你这话就不对了,是是是,贫困户先选,可贫困户也有八十多人,谁先谁后?后面的人种的葡萄一切顺利也就罢了,如果出了问题,必然会怪咱们“凭什么把他排在后面选?”
    宋轻云抓了抓头,苦笑:“也是,不患寡,而患不均。那你的意思是……”
    刘永华:“要不抓阄吧?我看也不用分贫困户还是普通村民或者村组干部,大家一起拈纸疙瘩”
    众村组干部都点头,说抓阄这个办法好,这样大家都没话说。
    宋轻云:“好吧,拼人品。因为这次大家都是利益相关方,抓阄的事情就由我来主持。我作为扶贫工作组组长,责无旁贷。建国,事不宜迟,你马上用大喇叭吼一声,明天下午就举行仪式。”
    陈建国:“宋书记,咱们要不要拉和横幅贴贴标语,然后再给村民做做宣讲?”
    众人都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看着他,这个陈建国总喜欢弄这种虚头八脑的东西。
    “有仪式感是好的,但没必要啊。”宋轻云笑道:“最近大家都挺累的,要干你自己干,可没人帮你。”
    葡萄马上就要扦插,在之前还要平整地垄、对土壤进行消杀,准备各项农资,大家都忙,实在没有这闲工夫。
    陈建国:“那算是了。”
    陈文书立即用广播给全体村民通知了此事,又叮嘱,在家的明天下午记得来村两委抓阄,没在家的,记得带个信通知回来。另外,各家必须派当家的来拈纸疙瘩,还得在保证书上签字,保证绝不反悔。
    他干村组干部多年,工作经验丰富。农村的事,最重要的是稳妥。不求用功,但求不留麻烦,不然将来人家找你天天扯皮,那日子还过不过了?说句难听的话,村民淳朴是淳朴,可很多时候却没有契约精神。如果不把话说死,人家将来一但遇到事,就得怪你头上来。
    对于陈建国的细心,宋轻云很是赞叹,说:“建国你可真想得周全啊,心思缜密也是一种过人的天赋。对,这事还是得白纸黑字写清楚的好。”
    陈建国得意:“我是挨过的整多了,被整出了经验。”
    宋轻云:“但还得防备来抓阄的人不是村民家里主事的。”
    陈建国:“哪能呢,大家在村里生活的一辈子,各家各户谁说话算数我们还不清楚。到时候,咱们村干部在场甄别就是了。”
    宋轻云却笑嘻嘻地看着陈建国,不说话。
    陈建国:“宋书记你看我做什么?”
    宋轻云:“你们家谁说了算数?”
    陈建国:“这不是废话吗,我爸爸妈妈年纪大也不管家里的事,自然是我继承家业。”
    宋轻云拖长声音:“不是吧?”
    陈建国:“那我让高春容替我抓阄。”
    宋轻云:“这就对咯。”
    正在这个时候,陈建国扔在办公桌上电话响了,宋轻云眼尖看到显示是高春容,道:“建国,你领导找你了,我回避一下。”
    高春容打电话给陈建国问的就是抓阄的事情:“建国,明天抓阄的时候我们会抓到什么品种?”
    陈建国:“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刘伯温和诸葛亮,还能掐指一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